盱眙365网—盱眙论谈

  • 13813311198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8190|回复: 8

[百姓心声] 一位盱眙农民给媒体的求助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2 17: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位盱眙农民给媒体的求助信
各新闻媒体:
  我是江苏省盱眙县鲍集镇谢庄村花洼组村民王珍银。我现向您们实名举报鲍集镇政府违规违法欺骗群众签定《房屋拆迁补偿合同》和违法强拆,希望获得法律及舆论的帮助助:
1.鲍集镇人民政府在境内235国道改扩建工程拆迁工作中,2017年无依据要求需拆迁的群众签定《房屋拆迁补偿合同》(即在和渉迁群众签定《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的过程中,始终未向渉迁群众出具或出示过相关的《房屋拆迁补偿估价报告》)、合同签定后也一直没有给群众合同副本。后无依据随意反悔和本人已签定过的合同。甚至利用本人对政府的信任,在二次重签本人肉牛养殖场场房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时,采取欺骗的卑劣手段:以工作忙为借口,要求我在其《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纸中表格空白、没有填写拆迁补偿内容及金额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上签字。然后利用该份有我签过字的,原指关于本人肉牛养殖场净场房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纸中的空白表格,擅自改变已告知过我的原指我肉牛养殖场净场房的拆迁补偿合同的拆迁内容和补偿金额。利用该份空白合同,合并了我原来已经签过《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的另外一处的住宅房屋,该空白合同还合并了本人养牛场的附属设施。借此侵吞了本人渉迁的住宅房屋一处、和养牛场的附属设施,减少了养牛场场房的拆迁金额,假造了一份本人毫不知情的虚假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本信第二页第一二节有本村原支书谢怀沙、本人2017年和政府所签三份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的经办人谢怀沙的现场见证签字证明,该证明为证据1)。           
2.鲍集镇政府恶意借故强拆本人房屋,后在鲍集镇政府意识到强拆问题后,和我协商,双方于2019年8月6日达成被强拆人所有渉迁房屋的《仲裁合同》(该仲裁合同为证据2,双方依据该合同到淮安市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但鲍集镇政府2019年10月22日下午在淮安市仲裁委员会仲裁二庭的答辩中否定依据该《仲裁合同》仲裁,仍然无理辩求仲裁庭按原来已经被证明是虚假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仲裁等无理要求(有当庭书记员笔录为证,需到淮安市仲裁委调看)......导致仲裁庭无法就本次《仲裁合同》予以仲裁,因此,本人撤销了本次仲裁。
本地该工程拆迁自2016年初开始,村里通知渉迁群众搬离原农村住宅、停止渉征土地的耕种。2017年初村里支书谢怀沙通知我去签了本人三处房屋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一处肉牛养殖场净场房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中的拆迁补偿金额是¥542240.4元(有原合同照片、证据3,一处瓦房住宅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中的拆迁补偿金额是¥55741元(有原合同照片、证据4,一处平房住宅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中的拆迁补偿金额是¥50409元(证据1中有经办人谢怀沙签字证明)。合同签过后,所有群众拆迁补偿款鲍集镇政府一直没有给付。
2018年上半年原谢庄村支书谢怀沙打电话告诉我,说我牛场净场房的拆迁补偿合同的估价错了,新的估价不含牛场的附属设施是38万多。第二天早上我跟谢书记到苗庄、镇政府新办公楼贺东兵站长的办公室去签牛场净场房38万多的拆迁补偿合同,当时贺站长拿了一个白色的单据给我看了38万多的数字,然后让我在空白合同上签字,我说空白的怎么签啊?他说反正总数字都已经出来了,合同具体内容我还要填好一会,你先签字后我慢慢填。同时我问牛场附属设施多少钱,贺站长说大概连房子在40万出头。当时我考虑到朱镇长和谢书记都在场,同时也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我就在空白合同上签了字。签字后,我向贺东兵索要我2017年第一次和政府所签的¥54万多的场房拆迁合同,贺东兵说:等所有事情都办好后,做一起给你。我也就没有坚持。注:划线部分的事实经过,有谢庄村原村支书谢怀沙的签字证明,该证明的复印件会附于信后。
2019年4月10日,我应鲍集镇武装部姜来明部长的事前通知,到鲍集镇政府姜部长办公室签字领取有关本人的房屋拆迁补偿款。在我核对自己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时,发现该“合同”和政府已告知过我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内容和补偿金额被改变,同时发现本人另一处95号已签过《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的房屋及牛场的附属设施被擅自纳入到该合同中。该合同的拆迁内容是:本人的96号场房+本人的95号的瓦房住宅+场房的附属设施,三项总拆迁补偿金额是¥344869.83元(有合同照片、证据5。当时我很吃惊的问该合同的经办人贺东兵是否填写错误。他说是他填写好合同内容后才让我签字的,不会错。当时我即知被骗了!随后我就将此事前后的事实经过情况,向谢庄村现支书黄德国用手机短信向其做了汇报,信息发出后并给他打了电话,要求黄书记向上级有关领导汇报(该手机短信的内容,现我已经打印成纸质资料并有谢怀沙的签字证明、即本信第二页(自2017年我几次和政府所签的本人三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和到鲍集镇政府签本人牛场净场房空白合同的事实具体经过部分,已经有当时谢庄村支书,即本村拆迁合同的经办人谢怀沙签字予以了证明,详见本信的第二页)。
      
        鉴于此事涉嫌当地政府或有关公务人员有违规违法和腐败的嫌疑,且此事已久拖了三年多仍未得到解决,本人约二十亩的土地自2016年初以来一直荒废无法耕种,给我个人的思想带来极大的负担,以及给我的生活造成极大的经济困难。我于2019年4月11日向盱眙县信访局递交了信访材料。在盱眙县信访局办公大厅窗口递交有关信访材料的过程中,得知需要等2~3个月内才能得到信访回复,因此我又向盱眙县纪委邮箱投送了相同的信访材料。
       1.2019年4月17日下午3:50.盱眙县信访局打电话通知我18日上午到信访局协调此事,后又于4:52分再次打电话告知我有关领导取消18日的协调(有本人手机的通话记录可查)。
        2.鲍集镇新任负责该工程拆迁有关工作的武装部姜部长约我于2019年4月23日下午在鲍集镇矛调中心的会议室为此事开了协调会。开会初姜部长让我说明了一下事件的大概经过,后贺东兵对该事件以误会的借口对事实进行了狡辩和否认,撒谎时气定神闲,让我气愤不已、难以置信。最后姜部长提出的处理意见是:一 : 建议我接受贺东兵假造的那份房屋拆迁补偿合同,我拒绝同意; 二:让争议暂时搁置,政府先拆迁动工,等该工程结束后再处理关于我的房屋拆迁补偿款的问题。我耐心的听完后脊背发寒,心想:这是政府在考验人民的智商吗?这也或许是代表了镇政府的意见?政府能如此淡定、如此冷酷的处理问题,那我们普通的老百姓还能和谁说理呢?当时我的直接回答是:“你这是个坑,一个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无底的深渊”,我表示无法接受(会议过程我做了录音)。
       3.因为盱眙县纪委已经把我的信访信转到了鲍集镇的纪委,鲍集镇纪委于2019年4月28日上午电话约我在鲍集镇纪委办公室向我了解有关情况,后告知在2个月内给我回复他们的调查结果,后约9月初鲍集镇纪委打电话通知我去鲍集纪委,告知我他们的调查结果是因经办人员业务不熟练造成了一点误会,后要我对该调查结果是否满意签字,我只好实事求是表明目前该事件正在走《仲裁》程序,暂时搁置。
        4. 2019年5月8日,鲍集镇武装部姜部长电话约我到盱眙县房屋拆迁征收办,查阅关于本人房屋的有关拆迁补偿估价报告并协调处理此事。在盱眙县房屋拆迁征收办的一个会议室里(参会的有:鲍集镇武装部的姜部长、谢庄村现村支书黄德国 、村主任王中亚、谢怀沙(原谢庄村支书,涉及有关本人已签的所有《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的经办人和参与人)、贺东兵(鲍集镇政府公务元、篡改我牛场拆迁补偿合同的经办人),还有盱眙县房屋拆迁征收办的一位领导)。姜部长让我阐述了一下情况的大概经过时,贺东兵否认其欺骗我在空白合同上签字并擅自利用该空白合同篡改有关本人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中的标的物等合同内容和拆迁补偿金额的事实。同时也应我要求他出示了有关我2017年和政府所签的第一份我的牛场净场房的拆迁补偿合同(补偿金额为:¥542240.4元)和本人一处95号瓦房住宅的2017年签的第一份拆迁补偿合同(合同补偿金额¥55741.04元)。注:本人另一处92号平房住宅2017年和政府签过的拆迁补偿合同(合同补偿金额为:¥50409元)贺东兵两次协调会一直没有出示。当天会议贺东兵出示了有谢庄村原村支书谢怀沙签字的该房新的拆迁补偿合同,合同补偿金额变为¥49917.54元(证据6。此时县拆迁办的那位领导严厉的批评了贺东兵。他说:“原合同不是拿出来给人看的,应该销毁”。并威胁我说我牛场的场地是租集体的,我说:是,我和村组签了30年的租赁合同。他说:集体可以收回。后县拆迁办的这位领导向我出示了关于本人的有关拆迁标的物的121省道拓宽项目价格平衡表》(该表格中有关于本人三处渉迁房屋的拆迁编号、房屋结构、房屋面积、和房屋的平面示意图,证据7,而没有出示我2017年已签字的本人牛场场房和两处住宅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的《房屋拆迁补偿估价报告》。我要求查看,他只说他口算就可以算出来,我无法接受。后该领导不停的用手指用力的敲击会议桌,同时大声的和我说话,态度很不友好。我当时为了避免冲突,就离开了会议现场(会议过程我做了录音)。
       2019年5月10日上午,鲍集镇政府在事先没有任何通知的前提下,强行把本人的一处拆迁编号为92号的平房住宅强拆了,住宅内的所有家具物品或损毁或消失不见。同时,本人的另一处拆迁编号95号的瓦房住宅的门窗也全部被拆除,95号房屋室内一片狼藉,室内物品全部消失或损毁。本人已于2019年5月10日下午到现场查看后报了警(可以查到当时的出警纪录)。在本人得知房屋被强拆后,及时的和本村的原村支书谢怀沙电话询问了他是否接到过通知,他说根本不知道。我又和鲍集镇姜部长通过电话和手机短信再次向他说明了谢怀沙代我办理本人房屋拆迁手续的权限以及我对三处房屋的所有权和是否拆迁所拥有的知情权、决定权的情况,也发了我和谢怀沙签过的关于本人房屋拆迁的委托合同,表明了本人对该房屋的所有权和是否拆迁的知情和决定权。而姜部长并不认为政府的行为有任何不妥。我对鲍集镇政府的野蛮和沆瀣一气的工作作风十分的愤慨。姜部长说拆迁我的那处住宅,是因为我之前已经转让给了谢庄村原村支书谢怀沙,而谢怀沙已经签过了该房屋的拆迁合同。但事实上是因为谢怀沙之前和另一位担保人在银行给本人担保了¥95000元贷款,因本人当时常年在外地务工,为使谢书记不必因为给本人所担保的银行贷款,因担心我的偿还能力而担忧,2012229日,我把本人三处房屋及所属土地用合同的方式转让抵押在谢书记的名下(证据8)。2017年政府修路,该房屋面临拆迁,为避免以后产生误会和矛盾,也为便于本人在外地工作、免于往返办理相关房屋的拆迁手续,减少因办理本人房屋拆迁的有关手续等繁琐事务,给我和政府的拆迁工作带来的不便,同时也便于谢怀沙及时拿到我的房屋拆迁款后,可以及时的偿还我的银行贷款。所以我们经过沟通协商,2017318日,我们又签署了一份2012年合同的补充说明(证据9),非常清楚的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和本人对合同中房屋所拥有的财产权和处置权。后谢书记考虑到过户一处本人的住宅,就够他偿还本人有他担保的银行贷款了,所以在这份合同后我们经过沟通,我又写了本人的一处住宅的转让手续给谢怀沙,为免于重新签定该合同的补偿说明,我们把该份住宅合同转让时间写为2012228日(证据10),意即该份住宅转让合同同样受到2017年3月18日的补充说明的约束。同时我们也明确说明过该房屋是否拆迁按我们已经签过的补充合同执行,即我必须有财产权、知情权和决定是否拆迁的权利。而这一情况谢书记和镇政府的有关办事人员在前期的拆迁工作的接触过程中都是知道的,因为这本身就是为了配合政府的拆迁工作。而现在镇政府揣着明白装糊涂,本人怀疑,鲍集镇政府以谢怀沙在政府工作的关系,给谢怀沙行政压力,迫使他违背和本人的合同签了本人房屋拆迁的合同。强行的把本人存有拆迁补偿争议的房屋强行拆除,而且本人还有一处住宅的门窗被全部拆除。这明显的是镇政府有关人员在违法和强权欺民、和对人民群众的霸凌行径,和流氓、恶霸无异,是极度不合适。
几点疑问和说明:
1.鲍集镇政府在最初让群众签定涉迁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的时侯,没有向我们群众出示有关需拆迁房屋物的估价报告,只是让我们群众在他们填写好的拆迁合同上签字确认。并且我们群众签过字后,并没有给我们群众所签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的副本,只是告知:所有渉迁群众的相关合同都是这样签的。我想问......这是否表示政府要让我们群众要百分百的相信政府?既然如此,那在这个前提下群众签定过的合同,政府应不应该信守合同?政府是否可以凌驾于法律、法规和人民群众之上,而违背规则的随意更改或者是随意的否定和群众所签定过的有关合同的法律效力?政府的诚信何在?庄严何在?公信力何在?
2. 2018年政府告知我,本人的牛场净场房的拆迁补偿金额是38万多元(也没有出示该场房新的拆迁估价报告,贺东兵只向我出示了一张白色单据,上面写有我的名字和房屋的名称以及拆迁补偿金额),欺骗我重签了一份事前明确告知过、指我牛场净场房的空白拆迁补偿合同。现在贺东兵无视我已于2017年和政府所签定过的本人95号房屋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及已明确告知过我的牛场净场房是¥38万多元的新的拆迁补偿金额,后又在无任何告知和沟通的前提下虚假的将本人三项拆迁标的物合并,减少本人的拆迁补偿款至三项拆迁补偿款共计才¥344869.83元、该份虚假合同中我牛场净场房的补偿款减少到26万多元);这么随便的行政(胡作非为),到底是鲍集镇政府还是贺东兵个人,心中到底有无国家法律和党性原则?这是赤裸裸的巧取豪夺、侵吞和消灭群众的私人财产!心无良知、目无法纪、胆大妄为!
  3.我的一处平房住宅,2017年原合同拆迁补偿款为¥50409元(而现在变成是有谢怀沙签的拆迁合同、补偿金额为¥49917.54元,2017年的第一份拆迁合同贺东兵不再出示),有谢怀沙于2019年4月10日给本人的、关于本人签定过的所有房屋拆迁补偿合同事实经过的签字证明为证(因为这三份合同是谢怀沙经办的、而贺东兵骗我签的那份¥38万多原指我牛场净场房的空白合同是谢怀沙带我去镇里签的)。但使我吃惊的是2019年4月10日,贺东兵拿出已经做好的虚假合同让我签字领取拆迁款时,我发现了合同被篡改并和贺东兵沟通确认该问题时,贺东兵翻脸说是他填写好合同后我签字确认的。当时我很震惊!后及时向村领导黄德国支书做了汇报,并要求黄书记及时向上级领导汇报。但后来鲍集镇有关领导及县拆迁办领导的言行让我很震惊:他们无视现实的事实,无视证据,无视法规、无视党性原则、无视群众合法的切身利益,让我接受贺东兵的虚假合同或先让他们先开工修路,然后再给我处理房屋的拆迁补偿事宜。我想如此漠视群众的切身利益、群众如何能接受?对老百姓如此残酷冷漠、这是常人都做不出来的事情。另县拆迁办的那位领导,我不知道他有多大权利可以否定国法,他可以随便收回群众合同中合法的私人财产(他指的是我的牛场场地)?他在群众面前像上帝般威风的存在,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官大一级压死人?
  4.贺东兵欺骗和利用我所签的空白合同造假的事情发生后,有关部门都熟视无睹,我想这怎么说也是犯罪行为吧!难道政府一直宣传的要依法治国、要公民都奉公守法都是欺骗咱老百姓的?或者是法不加官?他们都竭力企图大事化小,让群众吃点亏了事。可这事对于我一位普通农民来说,就是一个不可承受的灾难。难道这就是官官相护?村镇有关经办拆迁工作的干部明知我对房屋所拥有的产权和处置权,他们凭什么私底下达成默契瞒着我把我的房屋强拆了?难道这也就是传说中的玩弄权术?难道他们玩弄和欺压群众不犯法已经成了习惯了?还是上瘾了?
  5.关于贺东兵欺骗我在空白的拆迁补偿合同上签字(证据1可以证明这是事实)、并利用我所签的该份空白的拆迁补偿合同,恶意虚假编造和篡改已明确告知过的合同中拆迁补偿标的物和拆迁补偿金额的合同内容,本人所掌握和向上级有关领导所提供的证据链是完全可以说明事实的,这已经给本人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和巨大的心理压力和伤害。这不是简单的工作失误,而是存在主观恶意,且整过事实过程是违规违法的。作为政府的公务人员,败坏党和政府的声誉和形象,这是典型的公务员队伍中的害群之马,希望上级领导予以彻查。我如果撒谎愿意承担一切罪责,但我所说如果是事实,希望党和政府起码应该给我一个公道。他们以政府的名义,让群众签定的合同在他们眼里,就是这么的儿戏?拿群众的切身利益和对政府的忠诚信任、甚至是群众全家的生存资源冷漠待之,良知何在?他们还有什么资格代表政府为人民群众服务呢?
目前以上情况的延伸:
我是在2019年5月16日开始整理相关实事的反映材料的,由于2019年5月17日有关媒体记者去强拆现场和鲍集镇政府了解后向盱眙县政府反映了以上问题的相关情况,以及后来鲍集镇政府于2019年8月6日和我经过协商我们签定了本人三处渉迁房屋的《仲裁合同》申请仲裁,因此材料没有及时的寄出。
2019年5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的记者就有关问题,在我被强拆的房屋实地对我进行了采访了解。后记者到鲍集镇政府,找到了镇政府主要负责该项工作的镇武装部姜部长就有关问题向姜部长做了采访。姜部长电话喊贺东兵一起就有关问题和记者做了解释和沟通,并打印了一份关于本人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的说明文字材料,该材料显示的落款和时间是:鲍集镇人民政府201955(证据11)。该说明材料有3点情况与实事有出入(该说明无视实事,避重就轻),本人需按事实的实际经过予以几点说明:
问题一: 镇政府的情况说明第二页第五行第二句话始:2018年春节后,由谢书记带王珍银到农技站赵锦堂办公室,由朱保军副镇长和贺东兵给予解释,当时由于机井等漏项未评估,由朱保军副镇长与拆迁办周东持联系,给予加上,并扣除了相关多出的款项,协议经过初步核算只是大约数字。而实事经过是:第二天一早,我到政府办公楼前和谢书记见面,后谢书记打电话联系了镇里负责该项工作的领导人朱镇长,朱镇长到后我们三人一起到楼上贺东兵的办公室。见面后,贺东兵拿出了一张白色的单据给我说:你牛场场房新的拆迁评估价格已经出来了,你看看。我看到该单据上有我的名字和房屋名称及一组拆迁金额是¥38万多的数字。我看后把该单据还给了贺东兵,贺拿出一叠表格空白的拆迁合同纸让我签字。我说空白的合同怎么签字啊?他说反正总数字都已经出来了,合同的具体内容我还要填好一会,你先签字后我慢慢填。这时,我问贺东兵我牛场的附属设施,拆迁大概能补偿多少钱,贺东兵说大概连场房一起,总共在¥40万出头。同时他还催我先在空白合同上签字,我说:这你让我很为难。这时朱镇长说:你签字没有事,钱又不是他家的,贺站长总归是忙啊,再说还有我和谢书记在这儿呢,弄错了我们给你证明。谢书记也接着说,你签没有事,弄错了我给你证明。因此,当时我考虑到朱镇长和谢书记都在场,同时也是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我就在空白的意指牛场净场房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上签了字。签字后,我向贺东兵索要我2017年第一次和政府所签的¥54万多的牛场场房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贺东兵说:等所有事情都办好后,做一起给你。我也就没有坚持。而镇政府所出的这份说明与事实偷换概念,很不相符。事实是已经明确告知了我,当时是签我牛场净场房的拆迁补偿合同的,且明确该合同牛场净场房的拆迁补偿金额是38万多。没有提到我牛场的附属设施,也没有提到我95号房屋包含在该份有我签字的空白合同中,因为我95号房屋已于2017年已经签过了《房屋拆迁补偿合同》。而该说明脱离事实经过,模糊事实过程,偷换概念而扭曲了事实。
问题二:镇政府的情况说明第二页第九行第二句话始:表格签字后王珍银就走了(这句话那天记者在鲍集镇姜部长的办公室里采访的时候,记者提问关于空白合同的问题后,姜部长和贺东兵也都承认了我在贺东兵给的空白拆迁补偿合同上签字后我就走了,合同内容是贺东兵后来填写的(这是事实),他们说那份合同可以销毁不作数的(注:采访过程中的事实记者可以证明)。但问题是2019年4月10日,在我发现虚假合同内容后,和贺东兵确认是否是他填写错误,而贺东兵却罔顾事实、竭力撒谎说是他填写好以后我签字的;2019年4月23日下午,贺东兵在鲍集镇矛调中心会议室姜部长主持的协调会议上,也狡辩和否认事实;2019年5月8日,在盱眙县房屋拆迁征收办,查阅本人的需拆迁房屋的有关原始拆迁补偿估价报告时的协调会上,贺东兵也拒不承认事实经过,并问我他出示给我的白色单据在哪里。注:这两次协调会的过程我都有全程录音为证。可是从鲍集镇政府在处理此事的前后过程中整体的态度上来看,有关领导总是罔顾事实,避重就轻,给政府形象抹黑。
问题三:鲍集镇政府的情况说明第二页第十行第二句话始:后来王珍银又将95号住宅房转让给谢怀沙书记(因王珍银在银行贷款由谢怀沙担保,到期未还,由谢怀沙代还,用95号房作为偿还资金的一部分)。按鲍集政府所给出的这份说明:本人95号房屋(是本人的瓦房住宅、是砖木结构),按鲍集镇政府的操作,该房屋已经转让给谢怀沙了(这基本有事实根据、但只是谢怀沙在签该房屋的拆迁补偿合同前,没有履行事先告知和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但政府不能自圆其说的是,本人95号房屋又被贺东兵纳入到他给我篡改的本人96号场房的虚假拆迁补偿合同中了鲍集镇政府实际强拆的却是我的92号房屋(本人的平房住宅、是砖混结构)
按此逻辑得出三点结论:
1.镇政府的这份情况说明,证明了谢怀沙和鲍集镇政府签的是我95号房屋的拆迁补偿合同,而鲍集镇政府实际强拆的是我92号的平房住宅(因为我92号平房是砖混结构、我95号瓦房是砖木结构,本人随该材料提供的证据7可以证明)。他们竭力造假撒谎,却被细节无情的打了脸。无耻、丢人!
2.鲍集镇政府的这份情况说明大部分情况模糊事实,偷换概念或避重就轻。如:该说明中的描述只说明了我给贺东兵签的是空白的“房屋拆迁补偿合同”,这是事实,但说明中描述 :2018年春节后,由谢书记带王珍银到农技站赵锦堂办公室(当时朱镇长、谢书记和我进入办公室只看到贺东兵一人在办公室,到底是谁的办公室我确实不清楚),有朱保军副镇长和贺东兵给予解释(二位和我说的原话是,朱镇长早上和我见面后说:就牛场场房的合同弄错了,其他两份合同都没有问题,你牛场的附属设施我们尽量争取,给你多弥补一点);上楼刚进办公室,贺东兵就说:王老板来啦,你牛场场房新的拆迁补偿已经出来了,是38万多。说着他从办公桌上拿出了一张白色的单据给我看,我看单据上有我的名字及养牛场和一组数字,总数字是38万多,具体多多少我忘记了,然后我把白色单据还给了贺东兵,贺就让我在空白拆迁补偿合同纸上签字......但该说明罔顾事实,令人不齿)。总之,该说明:混淆视听,欲盖弥彰;谢怀沙在未告知我的前提下代我签的是我95号瓦房,而鲍集镇政府强拆的却是我的92号平房(事后,鲍集镇政府发现错误后又重填了一份用钢笔标注为95号而其实拆迁内容为我92号房屋的拆迁内容的合同。但鲍集镇政府2019年5月5日的这份说明(证据11)和盱眙县房屋征收办提供的《121省道拓宽项目价格平衡表、鲍集》(证据7)的材料中关于我房屋的结构和编号鲍集镇有关参加拆迁征收工作的人是改变不了的。作为政府的公务人员,如此龌龊,令全国人民不忍直视。这就是他们为什么在群众开始签定《房屋拆迁补偿合同》时要违规违法(指不给群众合同附件和不出具和出示相关渉迁群众的《房屋拆迁补偿估价报告》)而和群众签定拆迁补偿合同的原因吧!这样他们就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说不定还可以大捞一笔的诀窍啊!此事表明,某些公务人员是多么的善于制造腐败的土壤)。
3.贺东兵利用欺骗的手段获得有本人签过字的空白拆迁补偿合同后,而我2017年和政府所签的96号的场房和两处住宅房屋的拆迁补偿合同都没有和我当面销毁,在我向贺东兵索要本人96号场房2017年的拆迁补偿合同后,贺也借故推迟。现在想想,这是否已经有了贪污腐败的空间和土壤了?如果谁说这没有图谋贪污腐败的嫌疑,那他肯定是昧着良心说瞎话了。政府有句话说的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2019年11月4日,鲍集镇姜副书记(前文的姜部长)打电话通知我到鲍集镇政府沈所长(鲍集司法所)处拿关于本人三处渉迁房屋的《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估价报告》,我于5日上午已在沈所长处拿到。根据该报告显示,本人认为该报告的法定依据不足,房屋(仓房、砖木结构)220元㎡、(瓦房、砖木结构)653元㎡、(平房、砖混结构)的估价不合理。脱离本地房地产市场的现实,违背国家拆迁保持群众现有经济生活水平的政策要求精神。本人已经告知鲍集镇政府,该报告本人不予认同。
在此,本人表态,我所反映的材料全部属实,如有半点人为虚假,我愿意接受政府的任何惩罚!
本人目前所了解的有房屋关拆迁补偿的政策是(附.证据12):
1.房屋地上物,二层以上楼房每平方米补偿¥3300元;
2.捣(预)制砖砼结构房屋每平方米补偿¥2800元(本人92号房屋);
3.砖瓦房每平方米补偿2400元(本人95号96号房屋);
5.平、草房每平方米补偿1900元
4.仓房每平方米补偿920元
5.室外水泥地坪每平方米补偿165元
6.厕所每平方米补偿190~300元
7.砖石墙每延长米补偿190元
8.格栅(含工艺格栅)每延长米补偿450元
9.大门楼每个补偿2400元
10.异地安置补助费每户2万元(随信附资料复印件)......
  本人诉求:
1. 我的三处涉迁房屋(肉牛场净场房、瓦房住宅、平房住宅)本人于2017年和政府所签的三份合同(牛场净场房拆迁补偿款为:¥542240.4元、瓦房住宅拆迁补偿款为:¥55741.04元、平房住宅拆迁补偿款为:¥50409元),到目前为止,因政府一再拖延给付拆迁款和改变已签合同,而没有落实,且后补给的估价报告非拆迁前第一时间给出的估价报告,该报告没有信任价值。且脱离现实和政府实际的拆迁补偿政策和标准,因此本人要求按政府目前正常的拆迁政策及标准给予本人房屋的拆迁补偿;另外本人肉牛养殖场还有二十四年的经营使用时间、有营业执照,鲍集镇政府按普通房屋拆迁本来就不合理。且现因政府修路拆迁而无法继续经营使用,同时政府也没有给本人另外安排场地建场,因此给本人造成了实际的搬迁、重建和经营方面的现实损失,需要另外予以评估和适当补偿。
2. 赔偿本人被强拆的两处住宅内的所有物品的损失,损失的物品清单为:(1).平方住宅内的家具是:大衣柜一套、矮柜一套、梳妆台一台、婚床一张、洗衣机一台、衣服若干、另及杂物若干(估价2万元);(2)瓦房住宅内损失的物品有:家具一套(家具:大衣柜一套、矮柜一套、梳妆台一台、席梦思床一张及床垫、25寸彩电一台、冰箱一台,牛场工具:两项电小型电焊机(纯铜线圈)一台、手按压式金属切割机一台、手拿切割机一只、手拿打磨机一只、手拿电钻一只、手推小车两台、牛灌药镀锌铁架高2.5米*2米一个、泡沫夹心板280张、衣服若干、厨房厨具一套、小杂物若干)(估价约3.5万元)。
3. 补偿因政府拖延导致的本人约16亩旱田土地和约2亩鱼塘四年没有耕种和养殖的经济损失。旱田每亩每年补偿金额1200元,鱼塘每亩每年2000元。
4. 另外肉牛养殖场的附属实施拆迁补偿合同待签。
5. 由于谢怀沙仍在镇政府上班,事实证明,因工作关系,他在代理我办理有关本人房屋拆迁合同手续的过程中,主、客观都无法做到确保我的权利和利益。因此我要求今后关于我的三处房屋的拆迁必须有我本人签字同意,本人所有房屋的拆迁补偿款,政府应如数打到我指定的账户(我92号房屋鲍集镇政府已打给谢怀沙的四万多元除外,有本人和谢怀沙结算)。
另鲍集镇姜副书记于2019年11月6日给我发了这条信息:我们一直抱着极大的诚意和耐心,想通过友好协商或仲裁途径解决分歧,但你自己一直期望值太高。社会主义法制国家,代表并保护最广大人民的合法利益,对于片面强调个人利益,因而损害国家、集体和群众利益的行为,是必须依法打击的。235国道征地,是国家基础建设需要,不是商业拆迁。我们希望能达成协议,并尽量照顾被征地户诉求,但如果被征地户坚决不配合,我们只能依法进行下一步工作,由此产生的后果,需自行承担!
我的回复是:姜书记:我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是讲法制和讲道理的国家。自235工程征地拆迁开始,我们地方所有的涉迁群众都是很积极的配合的,都在第一时间搬离。谢庄村拆迁2017年我是第一个签字的,这个情况谢怀沙支书可以证明,只是你们鲍集镇政府在接下来的拆迁补偿款给付过程中,屡屡拖延时间,更是违规违法的屡次三番要求改已签合同,甚至是使用卑鄙无耻混蛋的手段,骗取本人在空白的拆迁补偿合同上签字,然后利用有本人签字后的空白合同私自更改已告知本人的拆迁合同内容和补偿金额,消灭原有合同,侵吞我个人房屋资产。在我和政府某些腐败分子坚持真相的这一过程中,我了解到了国家相关的拆迁补偿政策,我现在一再和你们政府说过,我不是丁子户,也没有想过成为丁子户,我只是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如果鲍集镇政府想以你们的行政权力强行的对我打击报复,我誓死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我相信事实和真理总有见光的一天!
声明:
    我不是钉子户,也从来没有想过做钉子户,这一点从拆迁一开始本人一直都积极配合的实际情况就可以说明。导致目前现实的情况原因是清楚的,本人最初也是难以想象的,也是本人目前万分震惊和十分痛苦的。所有的起因都是当地政府有关工作人员的胡作非为所导致的,且鲍集镇政府不能实事求是、公平公正的处理问题的行政作风有不可推卸的关系。现在我也很因为我个人的事情,给政府和上级有关领导带来的麻烦很是报歉!但我无力承担自己不可承受之重,及无法容忍个人的尊严被酷吏随意的践踏。谢谢!
                              求助人:盱眙县鲍集镇谢庄村花洼组村民王珍银
                              手   机 :15751846958
                                                                 日期:2019年11月11日
. W* J6 }& G3 J
发表于 2019-12-23 09: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我没看完,但我是城镇拆迁户, 非常能明白此人心情,和政府的草率,仓促,不顾人民个人利益的行事风格.
1 I% O5 }% |5 S6 X/ I' X
, x7 f# a/ J! D( w3 a- P社会由千千万万个人组成,希望此人最终得到较为公正结果!+ j! R2 C5 x, x! P4 }7 g: M

# u- Y* L/ e1 `- ~Of the people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3 21: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你得到公正处理,表示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07: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举证好全,政府应当公开处理结果,不然对政府不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6 17: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你可以得到最公正的待遇。拿回自己应该拿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微信登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